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美国庭审直播转播的历史沿革与当前改革

2018年01月06日18:00 东方法眼高一飞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2001年各州法院已经全部允许对庭审直播录播,但是美国联邦法院系统仍然禁止庭审直播转播。

  五、美国联邦地区法院庭审录像改革的低效率令人惊叹

  与美国联邦法院庭审直播改革试验的低效率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中国于2013年12月11日正式开通“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为公众提供在线庭审视频直播和录播。中国法院网开通网络直播专栏,对全国各级法院的重点案件进行图文直播。各级人民法院高度重视大案要案审判公开,通过微博、互联网直播等方式,依法公开审理“加百利”轮海难救助再审案、乔丹商标争议行政纠纷系列案等一批社会关注的重大案件,取得良好效果。截至2016年年底,各级人民法院通过互联网直播庭审43.9万件,观看量突破17亿人次。2016年9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对中国庭审直播网全面改造、整合、升级的基础上,正式开通中国庭审公开网。该平台实现了全国各级人民法院庭审视频的统一汇集和权威发布,目前已有1389家地方法院实现了与中国庭审公开网的联通。26

  美国联邦地区法院庭审录像试点的效率之低、效果之微弱令人震惊:这一原定三年的试验计划,延长到了4年,于2015年年底结束,2016年7月,这个项目的评估报告千呼万唤始出来。从报告可以看出:14个联邦地区法院自愿参与试点项目,试验项目采用了一种特殊方式对法庭诉讼程序进行录音录像并将录像公之于众,如法院自己的工作人员操作视频录像设备----而在各州,虽然允许直播,也是交给媒体记者去处理。此外,录像仅限于民事诉讼程序,且须征得法官和所有案件参与者的同意。四年的项目中,仅仅有63位高级法官参与,最终只有33位法官的庭审被记录。在长达四年的时间里,上传视频进行直播的数量仅仅为158次,与我国相比,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另外,美国对参加试验的法院和法官采取了放任自流的态度,如进行庭审直播的前提是法院申请参加试验、试验法院的法官报名参加庭审直播、决定参加试验项目的法官又要同意某一案件的直播等等。尽管有超过70%的参加过庭审录像的法官和律师支持庭审录像,可试验后是否会正式推行庭审录像,现在看来是遥遥无期。

  中国的庭审直播改革,和高速前进的中国改革开放事业一样,充分体现了中国特色和制度优势,由官方坚定有序推进,在短短的三年内就直播接近43.9万件,成为了我国司法公开的重要方式,而上17亿人次的观看记录,也反映出民众对庭审直播的高度关注,从一个角度体现了推行庭审直播符合人民的期待和要求。可以预见,随着庭审直播的大力推进及常态化,庭审视频直播将会切实地督促法官严格诉讼程序、规范司法行为、维护庭审秩序、提升驾驭庭审的能力和水平,并将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的知情权、监督权,实现以公开促公正、树公信。在国际上,中国庭审直播的成绩是中国对世界人权事业和司法文明的贡献,其经验值得包括美国在内的域外国家和地区借鉴。

  六、未来美国联邦法院立场改变的可能性评估

  20年前的类似实验以联邦法院拒绝接受联邦司法中心的调查结果与建议而告终,今天,历史又在重演,美国联邦地区法院法庭进行庭审现场直播试验刚刚开始,但是,试验以后的结果将会如何,我们持谨慎乐观的态度。之所以得出这一结论,是基于历史上联邦立法和司法机关对摄影机进入联邦法庭的谨慎态度的经验。

  从立法来看,立法机关通过允许电子媒体报道联邦法庭的规则一直非常艰难,没有成功的先例。在1996年3月的开庭期间,司法会议投票表决,强烈要求每一个巡回司法理事会遵循美国联邦法典第332条d款第一项关于反映1994年9月会议做出的不允许在美国地区法院对诉讼程序进行拍照、广播、电视、媒体报道的命令。根据美国联邦法典第2071条第c款第一项,会议投票表决强烈要求巡回理事会撤销与该决定相矛盾的地方法院规则。

  美国联邦法院系统虽然禁止电子设备进入,但联邦最高法院却判决各州允许在法庭上采用照相器材,这是一种主张法庭向电子设备开放,自己却不愿意开放的奇怪立场。各州在电视转播刑事审判的过程中,有两个案件曾经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

  在1965年埃斯蒂斯诉德克萨斯州(Estes v. Texas, 1965)案27中,最高法院虽然没有明确指出反对电视直播转播,但对电视转播审判提出了很多批评的意见,指出了其对公正审判带来的一系列弊端。此案中,审前听证被转播并被一些后来担任陪审员的人看过了,很多审判也被转播了。最高法院以5:4的决议驳回了定罪,因为“国家所采用的程序包括了这样一种可能性,即偏见将导致正当程序的内在缺失”。最高法院补充道,“有大量的情况可能会导致真正的不公正,如无视被告所进行的侦查或无视法官的控制”,随后,最高法院继续列出了电视转播审判会造成不公正的一系列原因:1.分散陪审员的精力并使得案件看起来像一场庆典,从而可能对法官产生影响;2.可能对证人产生影响,降低证人证言的质量;3.可能对法官产生更大的公众压力;4.可能对被告人造成影响,分散其精力并可能会减弱其律师的辩护效果。

  埃斯蒂斯案是否宣布了一条宪法性规则,禁止任何情况下对任何案件的静止摄影、广播和电视报道?这无论如何是不明确的,因为投出多数意见中第五票的哈伦(Harlan)大法官的单独意见认为,只是“在类似此案的案件中”禁止电视转播。最高法院随后提到埃斯案时指出(对此有争议):不能认为它宣布了一条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裁决。28

  到1981年的钱德勒案诉佛罗里达案(Chandler v. Florida, (1981))29,最高法院坚持一项州法院的控制措施,允许对公开的刑事审判程序进行电子媒体和静止摄影报道,而不考虑被告的反对意见。法庭的统一意见强调,“没有人能够提供足够的实验数据,以确定仅仅是媒体转播出现本身就会对程序产生不利作用”。法庭还强调:在当前的案件中,电视转播是依照精心制定的指导来做的,设计该指导专门为了确保避免出现埃斯蒂斯案中的过分情形。因此,该指导包括限制所使用设备的类型和方式,确保报道活动不引人注目,禁止拍摄陪审团。而且,那些指导员还“赋予主审法官积极的责任以保障被告获得公正审判的基本权利”。最高法院补充道:个别被告人仍可以自由式的“表示媒体对他的案件的报道……削弱了陪审员对他做出公正判决的能力”,或者“表明对其个别案件的转播对法庭的参与者造成了不利影响,足以形成对正当程序的破坏”。表明“陪审员已意识到审判就是吸引转播者的注意力”,不能确定就是偏见。30

  以上两个案例中最高法院对待庭审录音录像的不同态度表明,最高法院的态度是与时俱进的。

  我们应当看到的是,时代在变化,美国历史上曾经有过司法向媒体发布缄口令的先例,即在1966年“谢泼德诉马克思威尔案”31中确立了“司法缄口令”预先限制媒体的合法性。但是在缄口令合宪裁判发布10年以后,1976年,联邦最高法院公布了著名的“内布拉斯州新闻协会案” 32判决,对缄口令制度提出了质疑,司法预先限制媒体并发布缄口令的做法实际上被废除。摄影机进入法庭的问题,本质上是新闻自由与独立审判两大价值之间的矛盾。但是,言论自由与新闻自由、公民知情权具有至上性和“母权利”的特征。从历史的经验来看,言论自由和其他价值之间发生的冲突,总是以言论自由的胜出而告终。从实践中来看,美国最高法院不允许在其法庭内设置摄像机或进行电台现场直播。近年来,最高法院将其会议记录录音,待下一审案期开始时,通过国家档案馆予以公开。2000年,最高法院在对受到高度关注的总统大选诉讼案进行审议时,曾允许新闻媒体在会议结束后立即播放会议的全部录音,以满足公众的强烈期盼。这样,美国人得以在听证结束后的几分钟内,立即听到长达约90分钟的听证情况。33

  曾经的实验和改革以失败告终,但是那是发生在23年前,23年让社会的很多观念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美国联邦法院对电子媒体进入法庭将持进一步开放的态度,这也许正是新一场改革实验的动机和方向。否则,这样的重复的改革就不会出现,至于会走到什么程度、会做哪些具体的改革,这都值得我们进一步的观察和期待。

  *高一飞( 1965-),男,湖南桃江人,西南政法大学诉讼法与司法改革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刑事诉讼、司法制度。本文为高一飞教授主持的2014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司法公开实施机制研究》(立项号14AFX013)、2014年度最高人民法院重大理论课题《司法领域公民知情权研究》(2014sp010)、2015年中国法学会”深入研究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重点专项课题《司法公开实施状况评估和建议》(CLS(2015)ZDZX10)的阶段性成果。

  1 R. La Fountain, et al., Examining the Work of State Courts: An Analysis of 2010 State Court Caseloads (National Center for State Courts 2012).

  2 Administrative 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Courts, 2011 Annual Report of the Director: Judicial Business of the United States Courts, Washington, D.C.: 2012.

  3 Gary A. Hengstler, THE MEDIA'S ROLE IN CHANGING THE FACE OF U.S. COURTS, http://usinfo.state.gov/journals/itdhr/0503/ijde/hengstler.htm, 2003.05.

  4 Gary A. Hengstler, THE MEDIA'S ROLE IN CHANGING THE FACE OF U.S. COURTS, http://usinfo.state.gov/journals/itdhr/0503/ijde/hengstler.htm, 2003.05.

  5 RCFP, Breakthroughs for cameras in courtrooms in last two states, The News Media & The Law Summer 2001 (Vol. 25, No. 3), p30.

  6 Amy Harder, The cameras may be rolling..., The News Media & The Law Spring 2008 (Vol. 32 , No. 2 ), P28 .p

  7 Estes被指控犯有诈骗罪,由于引起了媒体的过分的审前报道,所以该案异地审判。广播和电视直播了预审实况,使得预审场面变得混乱。12名摄像师挤满了小小的法庭,电线和电缆在地上蜿蜒交错,用《纽约时报》的话说,法庭变成了“机器的森林”。正式审判时,法官为各种音像设备的使用设定了限制性规则,但是人们依然能够感受到这些设备的存在和工作。伊斯特以公平审判受到媒体传播的破坏为由不服有罪判决,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

  8 Stephen, "Prejudicial Publicity Surrounding a Criminal Trial: What a Trial Court Can Do to Ensure a Fair Trial in the Face of a ' Media Circus,'" 26 Suffolk U. L. Rev. 1063, 1071(1992).

  9 参见宋素红、罗斌:“英国传媒与司法关系的另一面——谈谈英国《藐视法庭法的修订》”,《新闻记者》,2007年第7期,第57页。

  10 Uelmen, Lesson from the Trial, Andrews and McMeeI (K.C., 1, 1996) p92.

  11 参见玛裘利?科恩:《法庭上的摄影机》,台北:商周出版社2002年版,第109页。

  12 Us courts, Courts Selected for Federal Cameras in Court Pilot Study, June 08, 2011, http://www.uscourts.gov/news/NewsView/11-06-08/Courts_Selected_for_Federal_Cameras_in_Court_Pilot_Study.aspx,2011-06-08.

  13 Federal Judicial Center,” Electronic Media Coverage of Federal Civil Proceedings-An Evaluation of the Pilot Program in Six District Courts and Two Courts of Appeals”(Wash.D.C.,1994)p43.

  14 Federal Judicial Center,” Electronic Media Coverage of Federal Civil Proceedings-An Evaluation of the Pilot Program in Six District Courts and Two Courts of Appeals”(Wash.D.C.,1994), p7.

  15 Reske, "No More Cameras in Federal Courts from Judges," 80-NOV A.B.A.J. 28(1994).

  16 本文关于联邦法院庭审直播录播第一次试验的部分内容已经发表,但基于体系的需要,在本文进行了重新述评。参见高一飞:美国庭审直播录播的历史发展与改革实验,法律适用(CSSCI),2012年第8期.

  17 RCFP, Cameras in courts through the years, The News Media & The Law Winter 2007 (Vol. 31, No. 1), p10.

  18 RCFP, Cameras in courts through the years, The News Media & The Law Winter 2007 (Vol. 31, No. 1), P10.

  19 Us courts, Courts Selected for Federal Cameras in Court Pilot Study, June 08, 2011, http://www.uscourts.gov/news/NewsView/11-06-08/Courts_Selected_for_Federal_Cameras_in_Court_Pilot_Study.aspx,2011-06-08.

  20 数据搜集工作于2015年7月17日结束,但试点法院可继续进行庭审录像,直至在2016年3月的会议上联邦司法会议决定是否暂停使用摄像机或授权所有地区法院使用,数据来源于:法官Wm.特雷尔.霍奇(Wm. Terrell Hodges)\CACM委员会主席\14个试点地区法院的主审法官等人在2015年2月19日的调查备忘录。

  21 对此,中国法院用“录音录像”来指称法院自己用于记录庭审的录音录像,它是法庭案件管理的一部分;用“直播转播”来指称用于媒体的录音录像,不过后者既可以授权媒体进行,也可以由法院新闻或者宣传部门完成并对外发布。

  22 详见网址www.uscourts.gov/about-federal-courts/cameras-courts

  23 更多关于视频录像设备和法院录像程序的信息请见下文,法院工作人员的视频录像经验,见附件B。

  24 在此非常感谢受访的32位法官和38位工作人员。在受访的38位工作人员中,有13位负责联系其所在法院和中心研究团队,对这些人我们表示非常感激。我们已在致谢中列出了他们的名字。

  25 Federal Judicial Center, Video Recording Courtroom Proceedings in United States District Courts: Report on a Pilot Project, 2016.

  26 参见最高人民法院:《中国法院的司法公开((2013~2016)》白皮书,2017年3月。

  27 Estes v. Texas, 381 U.S. 532 (1965).

  28 [美]拉费弗等著;卞建林等译:刑事诉讼法,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年12月版。第1194-1195页。

  29 Chandler v. Florida, 449 U.S. 560 (1981).

  30 [美]拉费弗等著;卞建林等译:刑事诉讼法,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年12月版。第1194-1195页。

  31 Sheppard v. Maxwell, 384 U.S. 333 (1966).

  32 Nebraska Press Association v. Stuart, 247 U. S.539(1976).

  33 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公众知情权》,载《美国参考·论民主论文集》电子版,http://usinfo.org/zhcn/GB/PUBS/DPapers/d10foia.htm,访问日期,2009-6-3.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